必然会向周边辐射

2020-06-20 15:48

张贵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不把城市功能和社会资源转移,即使河北承接转移企业,也不会落地生根,“河北必须要有自己的主导产业和发展定位,有自己的蓝图规划,北京的功能缩减是助推力,但河北更需要自己的功能再造,进行创新能力的提升。

此外,蓝皮书还提到,因城镇化资金严重不足,河北省政府累计资金缺口约为1.1万亿元。

由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确定,目前,北京一些产业正陆续向外转移。张贵认为,北京发展到一定瓶颈,环境的承载力达到“天花板”的时候,必然会向周边辐射,“但北京的优势资源在功能和产业转移过程中,应实现优质资源的均等化和公平化。”

昨天,国家发改委表示,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研究编制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相关规划,规划范围包括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规划编制在明确区域战略定位、进一步优化首都功能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三地的比较优势,重点就完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统筹产业布局、提升创新驱动能力等。”

昨日(4月9日),《河北经济发展报告(2014)》蓝皮书发布会在石家庄市举行。蓝皮书指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以及河北新型城镇化推进过程中,河北与京津发展差距较大。“由于经常向京津弱体输血等原因,河北省土地、水、环境承载力渐趋脆弱。”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京津产业输解过程中应配套地为输出地进行专项资金建设,国家财政应该在区域协同发展中给予转移支付的优惠政策和支持力度。张贵说,“另外重要的是要建设市场,毕竟政府的财政有限,而且主要是投向公共事业,要注重市场化机制,充分发挥民营经济的活力,让政策和市场结合起来。”

不能完全接收三高行业

报告称,目前河北省城镇化率只有48%,不及国家的平均数53.7%,与北京和天津的86.3%、83%存在较大差距,直接体现为河北省缺少3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无法与京津两地形成合理“金字塔”状的城市等级格局。

河北制约京津冀一体化

报告指出城镇化既是河北省有效融入京津冀一体化的切入点,也是河北省下一轮经济发展的主要着力点。近年来,河北城镇建设资金大多来自土地出让收入,仍然走 “征地-出让-建设-以地融资”的老路。但土地资源有限,以地融资不可持续。因城镇化资金严重不足,2014~2020年河北省累计资金缺口约为1.1万亿元,蓝皮书建议,必须发挥政府、企业、个人、外资等积极性,拓展融资渠道。

蓝皮书还提到,河北的土地、水、环境,交通市政等综合承载力脆弱,其中,土地短缺集约度低,同时沙化现象明显,水资源缺口为27亿立方米,仍需要超采地下水解决。三类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达400多万吨,在全国排第一位。

蓝皮书由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承担,联合河北大学、河北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编写而成。

最近,有媒体报道北京第一批外迁公司有207家,主要涉及化工、建材、铸造等门类。名单已经通报给天津、河北等地。对接的流程是北京市提供外迁企业名单,由天津、河北等地在名单中甄选。但据河北一名官员称,“第一批外迁的公司大都是高污染、高耗能企业,所以目前天津、河北承接的热情不高。”目前,两地正在等待第二批对接名单。

承载力脆弱的原因,蓝皮书指出,一方面是因为“三高”行业比例过大导致污染严重和能耗过高,压缩了环境容量、水资源、能源供给能力;另方面,因为环绕京津造成的“虹吸作用”,河北省常常对京津弱体输血,例如在用电高峰,河北省经常牺牲自身的需求,向北京输电。

“水、土地承载力渐趋脆弱,有环京津造成的‘虹吸’原因。”蓝皮书的编写者之一、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蓝皮书表示,河北11个设区市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极不平衡,其中城镇化发展综合指数最高的是唐山,最低是衡水。“河北省的城镇化进程和质量从某种角度来讲,制约着京津冀一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