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诚信体系约束不良企业

2020-06-15 20:45

(一)以法律法规为基础。法治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石,同样是质量发展的基础。当前我国质量领域立法存在法律法规不足、监管手段单一、处罚力度偏轻、司法衔接机制不畅等问题,瓶颈亟待突破。有必要启动质量促进法等立法研究,加快推动标准化法、计量法、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药品管理法、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修订工作,修订相关管理规定和办法,使质量工作有法可依。

首先,产业政策的推动作用。东亚发展型国家的经验深刻证明了产业政策对于经济赶超的重要性。产业政策的本质是政府与产业的结合,政府按照长远战略规划干预特定产业的形成和发展,包括提供优惠条件和补贴,以“挑选赢家”的方式鼓励企业做优做强。《行动计划》多处带有产业政策色彩,从人才、制度、创新三个层面增强质量和品牌提升的动力。一是培养人才。我国拥有全球数量最大的劳动力人口,但劳动力素质潜力还有待挖掘。需要通过实施国家高技能人才振兴计划、企业管理人才素质提升工程和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春潮行动”,大力提高劳动者职业技能和质量素养。二是优化制度。鼓励采用先进的管理制度和标准,提升企业质量管理水平。推行企业产品和服务标准自我声明公开和监督制度,建立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出台实施指南。三是推动创新。一方面以电饭煲、智能马桶盖、药品、金融服务等社会普遍关注的消费品为重点,深入开展质量提升行动。另一方面围绕汽车、高档数控机床等重点战略性领域开展质量攻关,加大对制造业企业质量技术改造的支持和引导力度,推动质量技术万众创新。

质量发展是兴国之道、强国之策,是各类因素的综合反映。只有政府、市场、社会各归其位,才能从战略层面持续提升质量和品牌。

(三)以文化建设为引领。德意志民族的质量观是德国制造经久不衰的重要乃至根本因素。要提升全民族内生质量意识,培育塑造精益求精、追求质量的工匠精神,文化建设和品牌引领的作用必不可少。《行动计划》从企业、高校、消费者三个主体层次,阐述品牌教育及文化建设。一是开展企业诚信宣教活动,推动各类生产经营者提升质量诚信和品牌保护意识。二是推进质量相关学科建设,加快与质量品牌相关的人才培养。三是开展消费品质量安全“进社区、进学校、进乡镇”教育活动,增强全社会质量观。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史普博的经典定义,监管是政府依据规则对市场主体行为进行的引导和限制。市场机制、社会共治和政府监管是有机统一的整体,监管是市场的补充而非替代,其本质是纠正市场失灵。越是强调市场决定性作用和企业第一责任,就越要提高政府监管的严格性、有效性和公正性,使监管公信力成为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4日讯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贯彻实施质量发展纲要2016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行动计划》一经发布,国内外媒体纷纷报道,反映出全社会对中国质量品牌的关注与渴求。

其次,市场机制的激励作用。质量归根到底是生产制造出来的,企业承担质量的主体责任。理想的质量治理体系,应当将质量与企业“身家性命”相捆绑,让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发挥基础性和决定性作用。《行动计划》以解决信息不对称为突破口,加快品牌建设和诚信体系建设,完善市场机制。大力推动品牌建设,激励企业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制定质量品牌“十三五”规划,完善品牌国家标准体系。主导制定品牌评价的国际标准,推动中国品牌走出去。推进实施商标品牌战略,提高商标公共服务水平。用诚信体系约束不良企业,充分发挥其他领域对产品失信行为的制约作用。建设完善全国信息共享平台,打破各地区、各部门“信息孤岛”,试点建设省级质量信用档案数据库。推动企业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和“一站式”查询。在知识产权、进口食品、水利、农资、公路水运、旅游等重点领域建立信用评价体系和追溯体系。

(二)高效的监管手段。在经济新常态下,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跨境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海外代购等新业态层出不穷,将带来质量安全隐患新形态、违法违规行为新类型。《行动计划》提出促进电子商务产业提质升级,具体是制定《电子商务产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完善“风险监测、网上抽查、源头追溯、属地查处、信用管理”机制,主动应对未来未知风险。同样重要的是专业监管。强大的监管与强大的产业相互支撑,随着产业结构升级,专业监管能力必须与产业素质同步提升。然而当前基层监管部门工作仍以“运动式”为主,实际效果多依赖监管人员个体水平,缺乏技术含量高的专业手段,一些系统性风险和跨领域问题难以被发现。有必要培养一支懂技术、通法律、善调查的基层监管执法队伍,真正实现监督执法“标准化”和智慧监管。

(二)以技术手段为支撑。依靠技术进步是现代社会解决质量、安全、风险问题的基本思路。《行动计划》从标准、计量、认证认可、检验等技术支撑入手,致力于夯实质量技术基础。首先是推动中国装备标准走出去、工程质量管理标准化工作,开展海洋国际标准、农药残留标准、交通运输标准等行业试点。其次,加强国家计量科技创新基地和共享服务平台建设,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际计量互认,推动计量标准、装备、服务走出去。此外,与相关国家开展认证国际合作,实施自贸区认证认可检验检测制度改革试点。

质量是永恒的主题,追求质量永无止境。推动质量发展,既要“下猛药”,更要“重长效”。要进一步完善质量法律法规,强化标准、计量、认证认可,建设质量文化,夯实质量发展的基础。

(三)强大的监管动力。发达国家经验表明,质量发展糅合了公众健康、商业利益、科学知识和政治因素等多元价值,光靠监管部门无法解决其内在冲突,必须由政府扮演组织协调的“负总责”角色。《行动计划》要求深入开展省级人民政府质量工作考核,完善考核指标体系,指导地方政府将质量工作纳入市县绩效考核范围,从而破除保护主义并引导地方政府重视质量发展工作。《行动计划》还进一步强调质量、品牌考核内容,科学制定考核方案,推动用好考核结果,抓好整改落实。关键是形成正向激励的良性机制,从而使各地方和有关部门发自内心地认识到质量发展不仅仅是“花钱”的事,更能够促进政府职能转变和区域经济升级。

那么,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行动计划》有哪些亮点呢?5月4日,质检总局新闻办、中国经济网联合邀请了上海质量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唐晓芬,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甦,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林忠钦,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赵剑波,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蒋家东,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博士等六位国内著名专家共同解读《贯彻实施质量发展纲要2016年行动计划》。

(一)严格的监管制度。监管制度包括政府职能各环节。《行动计划》根据市场准入、日常监管和专项整治的工作划分,加强质量整治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加大重点领域质量安全监管力度。首先是在煤炭、钢铁、重化工等高能耗高污染行业严格执行生产许可和其他行业准入制度,从源头减少落后产能和过剩产能增量。其目的是防止市场过度竞争和价格杀跌,进而影响产品质量。其次是依法严格监管和严厉打击质量违法行为,以知识产权执法维权“护航”行动、“质检利剑”行动、中国制造海外形象维护“清风”行动为抓手,加强日常监管执法的靶向性和有效性。尤其是建立商品质量惩罚性赔偿制度,加快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强化全过程质量安全管理与风险控制。最后是加强食用农产品、食品药品、医疗器械、饮用水、进口食品等重点产品专项整治,严打行业潜规则,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现代国家质量发展史是一部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史。国家治理现代化强调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质量治理同样要注重各类主体的作用和边界。只有把各方面的推动、激励和监督集中到企业行为上,才是质量品牌提升的“源头活水”。工作安排从产业政策、市场机制和社会监督三方面入手,构建现代化质量治理体系。

质量一头关乎产业,一头牵着民心,是经济问题也是民生问题。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在发展质量和效益上有新突破。实施《中国制造2025》,需要提升质量品牌,建设质量强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贯彻实施质量发展纲要2016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从治理体系、科学监管、基础设施三方面,致力于质量和品牌提升,在质量治理现代化探索道路上又迈出重要一步。

第三,社会共治的监督作用。现代性使得任何主体都无法单独应对广泛且复杂的质量问题和安全风险,必须调动社会各类主体积极参与监督,实现刚性管理与社会自我调节的良性互动。社会共治包括贡献奖励、第三方参与、科普教育、典型示范等具体机制。《行动计划》强调了关系消费者公共安全的质量领域。例如强化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举报投诉信息平台建设,对农村市场、学校食堂和食品安全开展联合督查,探索试点产品质量安全强制责任保险,构建电梯安全社会治理机制等,从而建立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多方互动共赢的激励约束机制。同时发挥新闻媒体的宣传监督作用。包括加强网售产品、金融消费品等质量安全监督报道。继续开展全国“质量月”活动,推动全社会提升质量和品牌意识。